期货分时图

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沧海默浮生劫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红思(四)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红思(四)

    “你?”赵惊云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冷嫌道:“可我一点也不喜欢你的性格。”

    “远光……”李寒笙轻轻牵住他的袖子,难得有点小鸟依人的模样。

    易远光依旧笑得平和且温润,顺手往后轻轻一拂,应了李寒笙也将她稳妥的护在身后。

    “那这一点倒是巧了,我也不大欣赏得来公子的心性。”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没心情跟你玩。”

    “赵公子想和谁玩都可以,唯独不可以找她。”

    赵惊云疑惑的瞥了他一眼,“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我的未婚妻被旁人戏弄。”

    ——

    百里云差点跄倒——

    这这这、这怎么就未婚妻了!?

    ——

    就李寒笙当时也被易远光这一语给惊呆了,现下什么情况都忘了,只呆愣愣的瞧着这连亲都还没提就认了未婚妻的崆峒掌门。

    “未婚妻?”赵惊云似乎又被了个忍俊不禁,却只是冷笑,“除非你能现在就把她带走,否则我照样有的是机会‘戏弄’你的未婚妻。”

    原本被易远光“未婚妻”三个字轰了个心扉炸乱,这会儿却又愕愕的落回神来,发觉这里的形势怪有些诡异的。

    “赵公子是想动真格吗?”易远光鲜少会压出这种森冷敛怒的语气,即使声调仍旧是与往昔无多出入的温和,但其暗藏的杀势却是深沉如渊,连李寒笙都感到了几分压迫。

    赵惊云面具下的眼亦是冷冷透出了杀意,“是又如何?”

    “自然奉陪。”

    “喂,远光……”李寒笙大概的确是被这两人的森森杀势给吓到了,便拽着他的袖子想把他带离这对峙的战场,易远光却轻轻反握住她的手,浅然一笑敛去了杀意,“别怕,没事的。”

    蜀山此崖历来绝高而清冷,等闲时便已架着一种生人勿进的孤险之态,眼下再让这两人的杀势一渲染,更平添了一分不祥。

    赵惊云抬手捏住面具,于腾腾杀势中将面具摘开了寸毫。

    ——

    连君寒都不禁瞪大了眼,就等着瞧这赵惊云的真实面貌——

    ——

    空气几近凝结,四方风声无息,崖外云雾缭止,唯有沉沉氛压死死淀在此处,将李寒笙压得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画面几乎定格了,过来好一会儿,只听赵惊云恨恨的“嘁”了一声,干脆利落的将面具罩了回去。

    ——

    君寒:“……”

    连百里云都在一边愣了神,死活也没看出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影落却沉着目光,虽然依旧死狗似的耷拉在君寒身边,但气势却陡然沉肃了许多,看着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赵惊云脸上的面具,道:“刚刚是赵惊云的灵势败给了易远光。”

    ——

    吃了对峙战的败局之后,赵惊云愤愤不平的重新戴好了面具,心不甘情不愿的暂时认了这技不如人的事实,罢手负去身后,也撇开了目光。

    直到赵惊云收了一腔杀势,易远光才稳稳的敛起了一身迫人灵势,道:“承让。”

    李寒笙在一旁却是彻底懵了神——刚刚发生了什么?

    即使败了局,这赵惊云仍旧端着一腔孤然不屑,冷冷一笑罢,方道:“你不会永远赢。”

    ——

    赵惊云此言冷不防的惊了君寒一个激灵。

    ——

    易远光没有过多搭理他的意思,只转身,轻轻揽了李寒笙便欲走。

    “易远光。”赵惊云又冷冷唤了他一声。

    易远光止步,却没回头。

    “你股票 我是来做什么的。”

    李寒笙下意识回眼去瞧,却见赵惊云眼中满是张狂笑色,却既冷又邪,仿佛那副躯囊里居的不是人魂,而是邪怨厉鬼。

    他将右手食指轻轻搭在面具恰好为唇的位置上,浅声细语道:“这个秘密只有我们两个人股票 ……”

    易远光眼为白绫所覆,眉却听言一沉,却转瞬即逝,不过眨眼的当,他又藏起了那点被赵惊云故意挑起的一丝波澜。

    什么秘密……

    李寒笙不禁回头去瞧赵惊云,见他还站在原地,眼底藏着丝丝浅笑目送着他们离开,像是一只居心叵测的幽灵。

    易远光像是怕那家伙偷袭似的,一路都揽护着李寒笙,手虽然没直接搭在她腰上,却也勾着她的后背,轻轻握着她胳膊,距离近的让李寒笙几乎有些局促。

    “……你刚刚为什么说我是你未婚妻?”

    易远光浅柔一笑,“当然不能让他对你下手。”

    李寒笙红着脸别开眼去,搜肠刮肚的还想再问点什么,却怎么也想不出合适的话茬。

    “而且,”易远光又开口了,“我也不是在骗他。”

    李寒笙怔住了,脑袋一懵,突然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易远光笑着转过脸来,“我刚刚已经同掌门提过亲了,只要你答应,我择日便将彩礼送过来。”

    ——

    百里云这次是真被绊了一步踉跄——

    还是先斩后奏的?!

    ——

    李寒笙震惊的程度跟百里云也差不了多少,整个人都呆成了一只愣木鸡,瞠目结舌的瞧着易远光。

    李寒笙久久没有答复,易远光疑了一下,眉间罥上了几分失落,“你不愿意吗?”

    “不、不是……”李寒笙方从跌宕的大惊里转回点神来,这雷轰一般的炒股配资 才滚石落浪一般砸了她一个神魂乱颤,脸颊“唰”的便飞成了惊红,“你、你真这么跟我师父说了……不是,你这也太突然了吧!你都没告诉过我……”她语无伦次的,脑壳里也揣了一把乱麻,压根不知该做何反应。

    易远光却只笑盈盈的对着她,双眼虽然藏在白绫之下不可见,浓情蜜意却罥眉流露。

    李寒笙大概是平下了点心弦,便镇着神,开口却是乱问题一个:“你为什么要娶我?”

    ……这问题一出口李寒笙就想扇自己一耳光……

    然而易远光那瞎子却真把她这问题认真的回答了:“因为我想和你长相厮守,这辈子只想和你举案齐眉。”

    李寒笙彻底哑默无声了,心里像是揣了一百面战鼓一般轰隆难平。

    见她又哑了声,易远光只好又沉了一口气,重新郑重开口道:“相识三载,聚少离多,遥思慕恋已久,惟愿与卿长相厮守,不知可愿成我心意,今后春秋与共、朝夕相慕。”

    这番如梦幻成的话若非亲耳听自己的心上人说出,谁又能摸揣此中欣悦。

    ——

    记忆却在这一瞬分崩,百里云眼前的景象乍然碎成一把飞荧,待回神,所见又是一片冰霜,那个原本在幻境中活跃的身影也定成了一尊静止不动的雕塑。

    却见李寒笙颊上已赫然挂了两滴珠泪,瞧得百里云一怔,转眼却见影落的飘魂挂了一脸意味难明的笑色。

    “现在就是李寒笙自己的记忆了——旁人不得而知的记忆。”

    却见得一片昏灰、残火余烬,只一眼,君寒和百里云就都看了出来,这是崆峒一战后被凤火灼燎焚尽的天濯峰。

    天濯峰一战可谓是整场伐仙之战中最为惨烈的一战,崆峒原本是君寒最不想屠戮的一派,结果反倒成了死的最干净的一门。

    李寒笙满眼狼狈,剜心之痛已刻入灵魂。

    鬼星的凤火具有焚灭一切的威力,只要沾了此火,无不挫骨扬灰,即使易远光的灵力里也掺有鬼星,亦不能免此一劫。

    整个崆峒派皆付之一炬,除了一片残烬,别无所存。

    即使君寒和百里云都没有影落那探听魂识的本事,也深刻体会到了这段记忆的悲凉。

    君寒挪了一丝目光去打量百里云,料想这货当时亲手给易远光补了一刀,这会儿看了李寒笙这悲惨样估计也难免有所伤感,却没料到这货居然果真是个铁石心肠的东西,竟仍绷着一脸冷漠,果真毫不为其所动。

    这点君寒却是不得不认输了——倘若是他看见怜音如此哀恸,心里铁定架不住这生剜摧残。

    然而百里云似乎压根就没看她的记忆,却是冷着脸瞧着她脸上的泪,“你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

    “死了,但是灵魂还被锁在躯囊里。”

    百里云愕然,便转眼瞧住影落这缕幽魂,影落扫了一眼总头大人的惊愕,悠悠道:“她的心被人取走了,虽然魂还在体内,但的确已经死了。”

    闻此,百里云的眼澜终于泛了一波,却旋即又落成了冰冷,“谁取了她的心?”

    影落耸了耸肩,“可能只有她自己才股票 。”

    君寒只留意了百里云一眼,再回神,却见镜珠里的画面又转成了一片晴明的崆峒之景,却见景中易远光的那抹黑影正立高檐之下,唇角挂着浅柔的弧度,抬手将李寒笙脸侧的一缕碎发理去耳后。

    彼时的易远光笑容已不似往年那般纯澈而明媚,虽然仍挂着那一如寻常的温润如玉,却已难掩其内里的风雨飘摇。

    此时李寒笙眼中的他已然丢了“心魂”,与君寒最后安谈的模样相差无几,是真正心灰意冷的决然。

    “明年今日,我在朱雀关等你,七月初七,常亭相候,不见不离。”

    然而崆峒事发于五月初旬,收服了那个少年的第二天君寒便下令封锁四境,围住了中原的硝烟战火也挡住了境外欲归的心。
  http://www.106192.cn/98_98469/372154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106192.cn。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106192.cn
人人网配资澳门配资网配股用鑫东财配资浏阳期货配资在线配资开户遵义期货配资韩瑞思股票配资线上配资开户配资怎么配外盘期货配资